如果聪明是一种罪,那我一定是……罪恶克星

《横道世之介》

横道世之介其实是日本'金瓶梅'《好色一代男》情色小说的主人公的名字,换做在中国应该就是叫“西门庆”。

导演用倒/插叙的手法讲述了男主从乡下到东京读大学后有些淡淡幸福、有些淡淡悲伤、、的淡淡故事。这部电影拍的小清新到让人以为是小清新的爱情故事而不觉得是悲剧。

人与人之间是互相影响,对,在自然的不经意之间。

世之介就这样的人,不断的被人影响着,却又一直保持着般的纯真。比如在电车上吃着糖哼着刚刚听到的歌,和东京电车上一脸严肃的小孩子打招呼,形成反差。一流汗,就闻自己的身上是否有汗味。

刚开始在大学里,世之介认识了自来熟的仓持。在教室看到阿久津的眼睫毛,他并没有直接说穿而让她尴尬,反而夸他,倒是仓持上来就把阿久津弄哭。到这里展示的世之介看起来还是非常正常的。

然后在志清的房间里,有个画面是,志清的房间门口,有一双红色高跟鞋,然后世之介看到书架上一本柄谷行人著的《意味という病》,志清吐着烟,好像看透一切地说:“那儿写的是他人的绝望,要习惯他人的绝望。”,世之介说:“姨妈很担心他,因为作家经常自杀。”志清不以为然的一副高深的说:年轻要尽情的舞蹈,坚持下去,就能达到那种境界。问小泽懂不懂,小泽一脸懵逼,但还是嗨咿嗨咿的点头,世之介当时表情好像有一副嘲笑。接着志清和小泽在拥挤、狭小、脏乱而令人压抑的宿舍里扭动了起来。。

世之介并不知道所指的境界是什么境界,他加入的桑巴社团,尽情的桑巴。

在浴室里,仓持问世之介是不是处,世之介说他高中的时候就不是处了。(一脸不信的脸)仓持告诉他帮阿久津搬书架,俩人嘿嘿嘿了。然后仓持问世之介吻起来跟魔法一样,然而世之介却说没吻过。。都不是处了,却没吻过。。是不是很奇怪。后来仓持他俩因为有BB后退学了,再后来镜头一转N年后,仓持上高中的女儿和加油站小伙在一起,他直接训斥那小伙子。回家后和阿久津想起了世之介,这个他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唯一帮他的人。

直到后面出现的小樱,高中女友。从后面小樱的言语中可以看出待世之介的方式如姐姐般。以世之介那孩子般的心智的性格,小樱教会了世之介恋人之间的相处方式。

然后出现的千春大姐姐,咖啡店的丝袜+烈焰红唇+香烟缭绕,是不是十分诱惑。世之介喜欢千春,更好奇千春。有个镜头就是他朋友说千春是妓女,他没反应,说是交际花。他非常惊讶,觉得非常厉害。就跟小孩子一样。千春叫他保守秘密,他也一直守着约定。千春跟他说下次遇到他的时候,希望他变成真正的男人。她也想不到,多年以后再一次相遇是在自己当电台主持人后,读出关于地铁救人新闻时,一名见义勇为而死亡的人叫做横道世之介。

世之介由于在教室认错人后,认识了加藤,然后一脸自来熟似得,约加藤吃饭,想和他说关于女性的烦恼,却又不说,结果还是忍不住说。然后问加藤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然后加藤说至少要会开车,于是就一起去学车。期间满身是汗到教室,而且多次镜头是世之介满身是汗,以及N年后加藤对他的评价的印象第一点也是这个,我们知道只有孩子才天天嗨到满身是汗。去GAY公园的场景,你可以自己想象下,你去某地,某某跟屁虫一样跟着你,是不是跟小孩子一样,很烦人,跟吃瓜群众似得看着加藤约GAY。然而加藤感受到世之介的好心,化解了加藤的尴尬的同时,并没有对友谊造成伤害。多年后,加藤回忆:现在想起来,光是遇到他,就觉得赚到了。

然后因为学车,介绍认识了真正的女主--祥子,富家千金,从小活在父母的保护的无忧无虑生活中,另一个和世之介如同小孩子一般的人。俩人见面世之介一直双手叉腰、弓背(因为千春大姐姐说真正的男人),俩人吃汉堡,一开始是用刀叉的,然而世之介的肉掉了,用手抓起来,嚯着面包,直接啃(是不是非常像小孩子)。然后祥子被世之介吸引,我们并不觉得好笑的东西,她却笑的超大声,被世之介释放了天性一样。祥子于是各种找世之介玩,也只有小孩子才会有事没事就去你家里找你玩吧(至少我现在是这样觉得,喂,ヽ(●-`Д´-)ノ放学到我家写作业呗~)。祥子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世之介,觉得他是独一无二的。去世之介家里,在海滩快要亲吻的时候,世之介蹦出“头往这边再偏一点”,0.0|| 简直破坏氛围,好吧,这么破坏氛围为啥还有女生洗方你!!!啊啊啊!!! 这时却遇到越南的偷渡难民,以及受伤的偷渡母亲抱着一个婴儿。当时世之介是直接想逃离,不管不顾,而勇气与善良的祥子却要救助小BB,最后在警车里,祥子透过后车窗和世之介打招呼,世之介带着些许内疚的回应,当时他也许内心在自责自己的懦弱以及佩服祥子的勇气吧。后来世之介和另一个韩国留学生一起毫不犹豫的去救跳轨的人,这勇气,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有的,我想应该是这个时候被祥子的勇气所感染的。在祥子家里见父母,被世之介表白后(虽然是世之介疑问的“我们是在交往吧?”的确认,不过也正说明了世之介如孩童般的幼稚),害羞的玩屏风,躲窗帘里(少女心爆棚)。以及圣诞下雪俩人在雪中玩亲亲,画面刻画的太美。祥子脚受伤后,世之介来看望,世之介、祥子互相叫着名字的两小无猜。女管家的眼泪意味深长。刚出院,世之介就坚决要带祥子去LOVEHOTEL。祥子虽然有一丝犹豫,但是还是答应。世之介如小孩子一样又心血来潮的想要XX,在宿舍里都脱光了,却被祥子一脸正气的教育世之介,“适当的时间做适当的事情”,此时的祥子会说一些和大人一样说的话了,祥子不断的成长,而世之介依旧保持着童心。世之介被教育后,立刻和孩童一般转移注意力,拿出不知给谁的巧克力。于是认识了207的邻居室田先生,然后教会了世之介摄影。世之介在看室田作品时候的专注神情,就像小孩子遇到好奇的事物的专注一样,室田敏锐的拿起相机定格画面。再后来祥子去法国留学,世之介并没有表现出很悲伤,反而非常开心。明明一再见就是永别,但两个人却幼稚的可笑却又让人心疼。两个人像往常一样边走边聊,拍照留念,送到最后BUS开来,两人急急忙忙将行李运上车,还来不及好好道个别,还来不及留下泪水,BUS就启动了。缓缓开动的车里女主角头伸出窗外,大喊:“横道世之介,我好喜欢你。”在电影的最后,这里导演用了一个很长的长镜头,横道世之介盯着车消失在路口尽头,深呼吸,转身,踏上楼梯,开始用相机记录那些生活中的小美好:逃跑的小猫,打哈欠的片警,飘落的樱花,放学归来叽叽喳喳的学生妹,淘气打闹的熊孩子们。这一幕也解开了观众们的疑惑,之前剧情里介绍的横道世之介死后,他母亲邮寄到归国回来的女主角手上的那些不明所以的照片究竟从何而来,因为他们约定他的第一卷胶卷的照片要留个她第一个看,所以这些照片应该静静的躺在他的抽屉里很久了吧,只不过她想不到这些照片就拍在她们分别的那一天。

结局:35岁的摄影师世之介为了救人死了。祥子说起初恋男友--世之介,只是个普通人。说话和当年吃汉堡那样吃起了吐司夹牛肉。然而回忆当年去LOVEHOLTEL的情景,笑着流泪。世之介的母亲给祥子寄了一份信。信里说:“明明救不了,为什么那孩子还是跳下站台呢?...那孩子一定是认为救得了吧。那瞬间,不是想,'不行,救不了了。'而是想‘没问题,救得了’吧。”

电影里的小细节不胜枚举,像茶一样,细细回味,就别有风味。毕业后--35岁,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作者没说,只能我们自己猜测。可以肯定的是,祥子和世之介没有在一起。有人说横道世之介活得不像是真实世界的人,十分纯粹。也有人说横道世之介其实内心什么都知道,保持着人与人的距离,用距离使得自己纯粹。成人躯壳内心却如孩子一般幼稚的世之介,对生活很少纠结,对朋友没有留恋之心。却又在与他的相处之中,温暖、影响他人。那种矛盾感,才使得他在人生中,抒写出属于他那平常的普通却让人不经嘴角上扬的一生。造成世之介和祥子那样的性格,和家庭不得不说有非常大的影响。世之介的爸爸看似很威严,而实际上也是个很好玩的人,一开始比划大肚子,然后知道祥子没大肚子后,开心大喊的叫喊孩子他娘。=。=,祥子去吃饭那场景,世之介他爹与祥子欢呼棒球,说祥子真有趣。祥子富家千金,未知疾苦,活在乌托邦的世界中,笑点极低。俩人的孩童般纯真美好而在不得不独自面对成长而令人感到叹息。即使是最亲密的情侣,也只能独自面对与对抗成人世界,又有几人能做到同步呢。感叹曾经美好的爱情,最后抵不住时间与彼此的消磨。明线是祥子和世之介的爱情,支线是世之介对千春、世之介对小樱的感情。仓持与阿久津的感情与他们女儿和加油站的感情形成伏笔的对比,简直就是在否定自己的过去。世之介是悲剧又幸福的,看似平常、普通,多年以后几个周围的人回忆起来,又不经觉得认识他真好。世之介对他周围的人生产生各种影响,是不知不觉的。将自己的命运线与其他人交织后又保持一定的平行,人的一生不正是自我完善的过程么,世之介就是那样的一个人。

普通的我们多多少少能从普通的世之介的身上看到自身的影子,曾几何时,我们也曾那样。所以,如果你的周围有这样的同学、朋友,你肯定有时会很烦他,而且会说“智障儿童欢乐多”这样的话。哈哈。然而不可否认,他们身上有不一样的闪光点,让你心生温暖。



 
评论
热度(2)

© LWJ | Powered by LOFTER